藤沢海辺一匹魚


by yoyoyao
カレンダー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REPORT--2007.12.22 DEG IN ZEPP TOKYO

我写不来REPO~也不爱看别人的REPO
一直觉得曾经享受过程
回忆就够了
但是被小C说了
回忆是会淡的
以后就会淡到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了
会这样么?
我保留意见
但是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还是来随便写两句吧

同志们组团终极目标是LUNASEA
我也可以说是这样的
很好笑阿~其他两个团才是本命
但是鉴于LS以后不知道看不看得着
偶也昂劲一记了
本来这次时间上很难算准
所以一度是放弃了
但是结果被安排22号回家~
搞笑阿~当下和老千老高商量~我有地方住~请让我晚几天回去
意外地顺利
嘿嘿

12/22
很劳累的一日~
28寸的大箱子~身上还背着电脑
并且在上楼梯的时候箱子的把手毫无悬念地断了
当时真是死的心都有了
挣扎到东京站~当看到没有大巴只有叉八一人向我走来
真是要哭了
好在老天帮我~总算寄掉了行李
不然拖着箱子~很难想象怎么看DIRU

提早一个多小时到了台场
天下着毛毛雨
这天一起奋战的只有叉八
会场外的姑娘小伙们一看就是DIRU饭
哥特的哥特~朋克的朋克
脱得光光的发抖
看看自己~哈~我们就是两个路过台场的死观光客~
=__=||
死观光客不能看DIRU阿???!!!我们有票!!!
还是二阶~
当下在姑娘小伙们排队的时候就率先进场了

ZEPP TOKYO第一次进
见识到了什么叫日本的LIVE HOUSE
一阶大致可以站2000人~
二阶有座位~200个左右~
烟雾缭绕~倒不是有人抽烟~可能是人和各种设备散发出来的蒸汽
不明~不过似乎LIVE HOUSE就一定要有这种烟雾

等待不算漫长~紧张有那么一点点
一切就那么开始了
我当然不记得具体演了那些歌
反正都是我熟的~但是DIRU的歌除非最爱一般都不看名字
说DIRU是GONGJI GONGJI可以同意一半~
HIGH歌的确这样
但是近年来可能自己也有审美趣味上的转移
对于能一起HIGH的歌曲不是那么投入
爱的都是些慢歌
是的...就是那些听CD版听得我都想哭的
没技术么? 编曲绝对经得起考验!!!
绝望的彼方是么? NEW BEE!!!
看这次LIVE的时候我强烈意识到
自己其实根本不会跟着大家一起HIGH
POGO什么的完全做不到~
而CONCEIVED SORROW,DEAD TREE响起来的时候
那种全场悄无声息仿佛都听呆了的感觉才是真正能够震撼到我的
于是我也像木头般怵在那里
任由那些旋律那些声音包围身体
和听CD不一样
不仅仅是情感被震动
心也被震动了
或许这就是LIVE的意义
恩~
当时我确实是这么想的
我不知道DIRU他们自己是更重视HIGH歌还是慢歌
或许和他们一起gongji gongji的fan才是他们想要的
我也只是用自己的方式享受着他们带来的东西
可能我没有办法HIGH得FING头
让他们的声音充满我就是我们的交流

全场可能就顾着感受了
和02年看他们真的很不一样
也许也因为不可能很清楚看到脸
当初喜欢TOSHIYA就是因为好看~很正常啊
现在虽然他成了肌肉男
不不不~我没觉得他残了
他更有味道了~
但是我已经不执着于要看到他的脸
似乎看到他摇动的轮廓~我更能感受到他的兴奋和快乐
这一点确实地传达给了我~
而这五个人~在我看来已经是一体
带给我这些享受的一体
有没有化妆又有什么关系呢

小细节有
DEAD TREE的前奏~太美妙的前奏~KAORU同志竟然弹错了
很有喜感~太明显了~所以至今印象深刻
还有
叉八同学很可爱
KYO大叫ONNA的时候他大叫HI~
和和据说小萨后来25的时候也犯了一样的错误

恩~我没有哭
这是常规LIVE~我很幸运地能看到
高兴都来不及
虽然在CONCEIVED SORROW的时候眼眶有点湿
那也是因为太爱这歌了~对能看到生LIVE很是感动
总体来说~这是几个小时的享受
DIRU五只的对LIVE的爱是惊人的
我却不能肯定每年如果看很多场的话是不是还有惊喜感
只是
我还想看~
就酱紫

两个L团~明天吧
写完DIRU突然觉得几个小时前寻找不到的倦意又回来了~该睡了~
[PR]
by yoyoyao | 2008-01-07 14:02 | 虜事